首页 艺术资讯 学会动态 会员艺苑 名家风采 精品展厅 典藏拍卖 翰墨人生
当前位置:主页 > 艺术资讯 >

揭秘九一三后林彪住宅:挂满从故宫借的故宫古玩字画

时间:2014-09-04 10:59  来源:新浪收藏  作者:中国美术家电视台   点击:
 “九一三”事件后,汪东兴安排人员到北戴河和北京毛家湾清查林彪住地的文件。

  发现林彪“九八手令”

  我们是1971年9月15日到达北戴河的。北戴河联峰山下有一处为林彪修建的住房,即96号楼,林彪就是从这里仓皇出逃的。我们一行进入室内,发现有些地方显得相当凌乱,门窗橱柜有的半开半关,有些纸张、办公用品散落在地毯上、墙角边。可以想象,林彪在叛逃时是多么慌乱。

  我们从林彪、叶群的卧室、起居室、书房到会客室以及身边工作人员用房,一间间地清理,橱柜、枕边、床下,片纸只字都不放过。第二天,我们清理出一张32开大的白纸,上面用红铅笔写的“盼照立果、宇驰传达的命令办。林彪九,八,”。当时我们只知道这份材料非常重要,马上派专人急送中央办公厅,后来才知道,这就是中央公布的林彪写的“九八手令”。

  接着,我们又把值班电话记录和近期对外来往的书信函件以及与现实斗争有关的材料,一批批送回北京。我们还在叶群用的保险柜里发现军队副军级以上干部名册和全军部队部署情况登记表等绝密文件。后来得知,这几份绝密文件是叶群在9月11日从毛家湾调来北戴河准备带走的。林彪在北戴河的文件材料经我们清查后,由中央办公厅机要室派人全部接回北京保管。

  清查毛家湾的文件

  我们回到北京时已经是国庆节了,立即赶到毛家湾林家大院。大院分为两院:西院是林彪、叶群的住所,东院是林办工作人员办公的地方。东院有一幢三层楼房,除几间办公室外,文件、图书都在楼上。文件集中放在二层的一个大间内。

  我们对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印发的文件以及各部委、各单位印送参阅的各种文件基本上未动,只在日常办理的现行文件、材料、案件中查询异常的问题。这时,在中央政治局直接领导下的林彪专案组已经成立。我们拣选出来的文件,就送到了专案组,其中不少是党内高层干部人际关系方面的材料。在毛家湾的工作,到1971年底结束了。林彪处的全部文件都收回中央办公厅机要室,搬到中南海西楼去了。

  三人卧室各有“宝贝”

  1973年2月,中央林(彪)陈(伯达)反党集团专案组办公室的纪登奎、汪东兴提议,清查处理林彪在毛家湾的物品。此事报经周恩来批准执行,汪东兴交代我把这件事抓一抓。

  林彪喜欢清朝宫廷里遗留下来的乐器八音琴(俗称八音盒)。打开箱盖,启动开关,八音琴就会奏出古老而悠扬的音乐。林彪、叶群从故宫博物院“借”来了大小造型不同的八音琴有8件,放在林彪的卧室、会客室、书房等处。在林彪书房中间,还陈放着一只大的蓝花瓷缸,里面摆满了一卷卷字画。

  走进叶群的卧室,就好像走进了一个暴发户的储藏室。左边靠墙是一长排红木制作的橱柜,里面摆满了珍贵的文物古玩。有青铜器皿,有古瓷瓶壶,有玛瑙翡翠,有象牙雕件。在右边和中间的墙上,挂满了国画,有仕女,有山水。当然,文物的数量远不止这些,在林家大院后进,有一条二三十米的长廊,陈放着字、画、古玩等,总计有1000多件。在这批国宝的旁边同时摆放着一张字据:一张“文革”初期由林彪、叶群派人以“101”的代号开给故宫博物院的“借条”。

  林立果的房间里有一些奇怪的东西。有一架进口高级照相机,装着一个望远镜镜头,1000米以外的树木、房屋等,清清楚楚地移到了眼前。只需调整好相机的清晰度,远处的风景和人物,就会缩短距离,像在近处一样被摄入镜头,被摄的对象根本不会察觉自己已经被别人偷拍了。在林立果的房间里,放着两只四四方方的箱子,叫做A箱和B箱。打开A箱,里面是一部录音电话机。到了一处地方,插上线头,就可以通话。万一林立果外出不在,“联合舰队”或“分舰队”的成员仍然可以直接打电话给他,重要内容都可以录在录音带上。林立果回来后,一按键,就可以听到全部来电录音。另一只B箱,是专门用来偷听偷录他人电话的。像这类电话机,那个时候仍是新鲜事物。类似这样的物件,后来都移交公安部技术部门做参考去了。

  毛家湾林彪住地移交

  清查处理小组根据上级指示和实际情况制定如下原则:凡属林彪的礼服、勋章、奖状及战争年代使用过的重要物件,一律转送党中央有关机关存储;凡是“借”来的文物古玩等均查清来源,完好地归还原主;凡搞不清来源底细的各种高档字画、古玩等物件,均移交故宫博物院酌处;有些有价值的大量唱片与音乐磁带以及林立果搞来的各式各样的新技术产品,分别移交中央有关部门如文化部、公安部等单位参考使用;没有多少使用价值的废品杂物统由机关事务部门处置。

  经过分门别类、登记造册、严格手续、亲自交接等一系列工作,我们在1974年的春天办完了这件事情。1977年3月,毛家湾林彪住地移交给中共中央毛泽东著作编辑出版委员会办公室使用。(摘编自《党史博览》)

 
版权所有:中国国际艺术家学会